| 中国城镇首页 | 邮箱:bjb110@126.com 新闻专线:00852-59366656 ISSN:2708-4388(Online)
首页 > 城镇法制
一份“早产”了15个月的《限制消费令》
】【关闭 2021-5-21 8:37:15 | 来源:科技新闻网

近日,浙江杭州一位退休干部黄某某向我们反映,其遭遇假《限制消费令》,自己担保的300多万元债权无法完成执结,致本人需要偿还该300多万元的债务。“我一个月退休金才一万元,不吃不喝要30多年才能还清,这还是在人家不要我支付利息的情况下才能完成。”黄某某称。

据黄某某介绍,这是一份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2015年8月3日签发,院长施某某署名的《限制消费令》,而此时施某某还在另一个区人民法院任院长,2016年11月份才调任萧山区人民法院,之间相差15个月。

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官网亦显示:施某某,2016年11月份,任萧山区人民法院院长。

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前院长施某某签发“早产”了15个月的《限制消费令》

黄某某讲到:“我们于2018年7月10日,向杭州市纪委、监委举报后,举报材料转到萧山区纪委、监委二室调查处理。我们早于2015年8月份就向萧山区人民法院提出要求对陈某祥、吕某芬夫妻拒绝执行生效裁定,为什么不给其纳入失信黑名单?致使多个单位和个人造成新的重大损失。2019年1月11日,萧山区纪委、监察二室找我谈话,告知调查结果时出示了该《限制消费令》。同时告诉我,《限制消费令》是萧山区人民法院瓜沥人民法庭庭长葛某某提供,为法院档案号中的17号。”

那么,这份由萧山区人民法院院长施某某签发的早产《限消费令》,法院是怎么解释的呢?

“当我提出该《限制消费令》早产至少15个月时,法院的解释是时间弄错了,是临时工弄的,现在该临时工已经被辞退了。时任萧山法院执行局执行庭副庭长赵某某解释是2017年签发的,时任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长徐某某的解释是2018年签发的。当问及该《限制消费令》的文号怎么也是2015年文号时,二人皆未置可否。再说《限制消费令》中呈现出来的内容也是2015年的事时,二人避而不谈。时间弄错了,有可能。时间、文号、内容惊人一致地错,就让人难以理解了。”黄某某说。

《限制消费令》作为法律文书,体现的是国家意志,如果一错再错,似乎不是一个临时工就能掩盖过去的那么简单。

黄某某强调说,“因为该《限制消费令》至少是2016年11月份施某某调任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院长后才签发的,甚至是法院执行局执行庭副庭长赵某某说的2017年签发的,或者是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长徐某某说的2018年签发的。他们解释,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当时与全国法院系统网还没有联网,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与萧山区银行网还没有完全联上。还解释说,法院对陈某祥、吕某芬夫妇限高了,但陈某祥、吕某芬要贷款,银行要放贷,我们法院也管不了,我们法院对陈某祥、吕某芬限高了,也没有义务要告诉银行。正因为法院相关执行人员的傲慢,所以造成2015年8月份以后陈某祥、吕某芬夫妻继续在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贷款2490万元,转贷3638.35万元(见银行贷款债权申请表),继续向社会公众集资5000余万元。如果该《限制消费令》真的是2015年8月对陈某祥、吕某芬夫妻实施生效,就不会造成后面这11128.35万元贷款和集资,也不会使陈某祥、吕某芬案酿成我们杭州市的大案要案了。”

公开信息显示,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在互联网(最高人民法院官方网站)开设了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平台,网址http://shiixin.court.gov.cn/,将未执结的被执行人案件信息向社会公开。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公布与查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第5条要求,各级人民法院应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录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并通过该名单库统一向社会公布。社会公众只要打开上述网址,输入被执行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即可以查询到未执结的被执行人案件信息,包括该案件的执行法院、立案时间、案号、执行标的、案件状态等。

在网址http://shiixin.court.gov.cn/上,输入【(2015)杭萧执民字第8829号】,并没有查询到这份司法文书。搜索与此案相关内容时,是一份2020年1月7日公布的【(2019)浙0109执恢1186号】。执行的内容基本与【(2015)杭萧执民字第8829号】这份《限制消费令》一致。

也就是说,该《限制消费令》实际执行时间至今仍然是个谜。

我们了解到,由于萧山区人民法院没有实际、及时对陈某某、吕某某实施限制消费令和列入失信名单,向社会公开发布,已造成陈某祥、吕某芬夫妇继续在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贷款2490 万元,转贷3638.35 万元(见银行贷款债权申报表),继续向社会公众集资5000 余万元,造成国有资产和群众财产的重大损失。该《限制消费令》同时间接制造了陈某祥为法定代表人两企业计107 个债权人,涉案总额达3.37 亿元。在陈某祥为法定代表人的两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后,破产审计时,破产管理人将去向不明、无账可查的 2.52 亿元资金列为亏损,我们债权人实在看不懂。

 杭州退休干部自书该《限制消费令》来源说明

我们注意到,2021年2月26日,一份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20)浙0109刑初617号】上,仍将这份存疑的《限制消费令》【(2015)杭萧执民字第8829号】,作为刑事案件的主要法律证据使用。(梁焱)

来源:科技新闻网

编辑:春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版权所有:中国城镇报社 Copyright 2018 www.zgczs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承印单位:中国城镇报社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新界火炭禾寮坑道18號聯邦工業大厦6樓C7室 FLAT C7,6/F.,LEAPONT INDUSTRIAL BUILDING, 18 WO LIU HANG ROAD, FOTAN,N.T.HK
电话:00852-31106831 传 真:00852-35855281 邮箱:bjb110@126.com